從「空白時間」出來的台中慢慢生活

我的台中生活

從「空白時間」出來的台中慢慢生活大家好
上禮拜從日本回來了,這次出差去日本,每天回老家和我爸媽互動,出差結束後天天我帶我爸媽去外面吃吃喝喝,過了幸福的時間,感謝公司每年給我回老家的機會。


我來台灣已經九年了,時間過得真快,九年的時間不知不覺過去了。
在部落格上的「自我介紹」也有寫,我大學畢業後進去一家超級市場的海鮮部門,每天都切日本四季的海鮮,從事五年多,公司突然倒閉了。
利用這機會我當背包客去國外旅遊一年多。


回來日本時我快三十歲,一面打臨時工一面找機會,但在日本社會中,大學畢業後是最好找工作,以後很難找工作,因為日本公司需要高學歷和無經驗的新人,這樣新人進來公司後比較容易教育。

我當背包客時去過很多國家,看到一些未開發國家的時候我感覺到「日本不是一個好的國家」,「日本人不是幸福的民族」。
我在尼泊爾時有一個尼泊爾人用流利的日文和我說,「日本人為什麼不能隨時約朋友?為什麼不能隨時請朋友進來家裡?自己的工作比朋友重要嗎?為什麼總是這麼忙?」,他有很多日本朋友,他蠻了解日本人的個性和文化,我不知道該怎麼和他回答。
實在日本人總是很忙很累,無法隨時約見面,就是現在的日本社會,我的幾個朋友因為工作壓力太大,已經不在這世界。

從國外旅遊回來後,我進去一個東京最大的運輸公司打工,這家的臨時員工都是兩個月的簽約,因此沒有健保和其他的福利,現在的日本年輕人已經習慣這麼不好的勞動條件,他們的目標就是努力工作要上昇當「契約員工」,「契約員工」有基本的福利,但簽約期只有一年而已,每年要更新簽約才可留在公司工作。
我覺得在這樣的公司工作沒有未來,所以開始學中文。

在東京學中文三年後,我的中文老師給我介紹老師的親戚,九年前透過老師的介紹我來台灣,剛來台灣的時候我只有一百萬日幣,那時候我不知道台灣的物價和開銷,來台灣第兩天就在搖茶店打工,當時我一點都不會講中文,而且我知道學生的簽證不可打工,來台灣第一年我都一直感到壓力。


在東海大學讀中文時每天只有兩個小時的課而已,因為東海大學的學費很貴,我只好選這種課程,其他時間我在圖書館自習,下午去飲料店打工,晚上十一點才回到套房復習和功課,週末坐火車去彰化的安親班教日文,來台灣兩年的時候我的存錢快沒有,我得找工作需要工作簽證,不然不能留在台灣。

找到工作後我的生活才會穩定,對外籍人而言在台灣找工作不簡單,我覺得當留學生的兩年的時間讓我學很多東西,學了兩年的中文,一般會話都沒問題,透過打工學了台灣社會和台灣文化,在我的人生中這兩年的時間是為了開始台中生活的準備時間。

可說當背包客出去國外旅遊的「空白時間」就是我的人生的「分歧點」,如果在日本公司順利工作,我不會學中文,不會來台灣。

在這世界每個人都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,有時候遇到意外,或是做什麼事情都不順,造成一個「空白時間」,自己沒想到做成一個「空白時間」,如果你有這種時間的話不要緊,「空白時間」有可能將來給你順利生活。

這次從日本回來台灣的路上一直想九年前剛來台灣時候的事情。
未來有可能再會來「空白時間」,那時候我會想什麼事情呢?人生的「分歧點」再來嗎?

« »

にほんブログ村 海外生活ブログ 台湾情報へ
にほんブログ村 海外生活ブログへ